第65章神灵的地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狼王的地盘虽然在西平山,但是,别忘了,它从小是在野狼山长大的。
  “那是神灵的地方,不要去。”狼王用嘴拉着既望的衣角,不让既望走。
  “你知道这个地方?”
  “野狼山的动物应该都知道。”
  “……,”既望心里一惊,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你确信吗?这里有什么特殊之处?”
  “确信,我很小的时候,那时,我还和我的王父在一起。它告诉我们,那里不可轻易涉足。有远古的神灵守在那里。”
  既望有点发蒙,他伯父告诉他,他们此行是为了消灭跑到此处的两个妖精。妖精和神灵,这也相差的太远了吧?忽然,既望心里一动,他忽然想起,狼王它不是人呀。一头成精的动物,对于狼来说,那可不就是“神灵”么?哈哈,既望心里暗自发笑。
  想通了因果后,他的心定了下来,于是安慰狼王道:“没事,我伯父法力高深。你离开野狼山已经好多年了,搞不好你王父所说的神灵已经离开了。我们这次过来,是要对方两个妖精。这两个妖精,无恶不作,是要吃人的。这里属于周天子的天下,我和伯父,这也是替天行道,希望你能理解。”
  “不是的,”狼王一根筋地说道,“我听说好像那个神灵存在的时间久远,比鄟国的历史都长!”
  “……!”这下既望真的是惊住了。“千年老妖精?!”他心里暗自嘀咕,“麻烦了!”既望偷偷地瞄了一眼长角他们,只见他们停了下来,看似在观察地形,其实就是驻足等候,害怕既望跑了。
  既望心中暗自思忖:鄟国可是有上千年的历史,历经夏、商、周三朝而不倒。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活得如此之久的老怪物在这里,要么它就是和鄟国有着特别的渊源,要么它就是特别的厉害,不行,这事我得和伯父去说说。
  他打定主意后安抚狼王,他们会见机行事。同时,他希望狼王帮他盯紧了大鱼,因为这小子不仅心肠毒辣,看样子,法术水平也很高。
  大鱼有些不耐烦了,在前面大声催促,“既望,快点哦,再晚,那些妖精都跑啦。”
  “哎呀,对不住了,小弟水平不行,这新收的狼不听话,这就来了。”既望大声喊道,随即拍了拍狼王的脑袋,告诉狼王,放心地跟他去吧,他有数。
  狼王见既望去意已决,只得答应既望,帮他盯住大鱼。
  既望随着长角他们很快到了那个瀑布面前。这挂长水生得好生漂亮,虽没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的气势,但是,它也非常得高,百十来丈是有了。中间还突出了一个十来丈长的大台阶,等于三截瀑布。
  长角所说的那个洞,就藏在最底下的那一大截瀑布里。如果有东西想进到洞里去的话,就需要从那个大台阶那里,抓住藤蔓,攀援而下。
  长角准备很充分,他取出了祭器,让小儿子不勉捧着,守在洞外。他准备亲自带大鱼和既望一块儿进洞去挑衅那两只妖精。
  长角为什么不把祭器直接拿进洞中,而是让小儿子拿着守在洞外呢?因为,祭器的使用,也是很有讲究的。祭器请出的神,也是属于周天子神祇系统的一部分。一般而言,这些神是不入洞穴的,比如,门、户、灶、行、中霤、家地宔、野地宔等等,都是如此。
  由于之前来过,所以,大鱼先给既望做了个示范。他背上插了几根照明用的火把,顺着嶙峋的峭壁,灵活地象一个壁虎一样,很快地就爬到了那个出入的台阶处,然后找到一个小树,在那里稳住了身子。大鱼向下面招了招手,告诉既望,记住这个小树的位置,就可以很容易地找到洞的入口。说完,他一弯腰就进了瀑布。
  长角微笑着看向既望,意思是他先上,自己断后。其实,他就是害怕鱼饵跑了。
  果然,既望面有疑色。他一看这地形,要想狼王跟着大鱼,那是不可能了。他又想起了狼王的话,感觉有点犹豫。
  长角脸色有点不好看,他不悦地问道:“贤侄怎么了,难道害怕了?”
  “不是,”既望正色到,“我倒不是害怕,主要是刚才我的那头狼跟我说了,它说这里有一个存在了上千年的神灵。所以,我想提醒伯父你一下。”
  长角回头看了一眼狼王,冷笑一声说道:“哼,一个小狼崽子,它才能活几年,知道什么上千年的神灵,你信吗?”长角出言讥讽。
  “呃……,这个,”既望有点脸红,的确,现在说这种话,未免显得自己真是胆怯了。他毕竟年少气盛,一狠心、一咬牙,他掏出了骨笛告诉狼王,“你最好离得远一点,如果到最后,万一我没出来。那你就自己赶紧回西平山吧。”
  长角脸上出现了阴冷的笑容,斜睨了既望一眼。不过,他什么话也没说。不知道他是否也懂农术,知道既望在和狼王说些什么。
  狼王难过地“嗷呜”、“嗷呜”直叫唤,但是,既望没再理它,自己径直走向了一边的悬崖,顺着大鱼给他开辟的“道路”,很快也爬进了洞里。
  长角见既望终于进洞里,脸色也缓和了下来。他扭过头,脸上竟显出慈父的神态。他对不勉说:“儿啊,我和你大哥进去捉妖去了。你先在下面守着,你离这个狼稍微远一点,或者等会儿,趁它不注意,一掌就毙了它。留着也是个祸害。”说完,他看了看旁边的狼王,眼里射出了寒星。
  “不、不、不,爷,不能杀它,”不勉急忙叫道,“‘大黄’可好了,我希望以后能留下它,陪着我们打猎。”不勉因为岁数小,心底颇为天真、善良。他说着,还用一只手在狼王的后背抚弄了一下。
  狼王可不吃他这一套,它立刻呲牙咧嘴,露出凶狠的神态,警告不勉不要离自己太近。狼王身经百战,它要是发起怒来,那样子肯定是很吓人的。不勉吓了一跳,连忙缩回了手。
  长角大怒。一头小狼竟敢恐吓不勉,反了不成?他当时就想发功,一掌毙了狼王。正在这时,既望忽然从上面探出了脑袋,他高声喊道:“伯父,你上来吗?这上面还是很滑的,你要小心啊。你要是不上来,那我和大鱼兄就先进去了。”长角心里一惊,暗道,幸亏没有莽撞行事,万一被他撞破了,这两天的心血就白搭了。算了,还是以大局为重,先把正事办了。一头小狼而已,勉儿只要不要大意,拍死它,就跟拍死一头狗一样。
  想到这,长角连忙仰头冲上面喊道:“哎,哎,你们不能走,必须等我,我跟不勉讲两句话,马上就上来。记住,一定要等我,不能先走啊。”
  长角知道,那洞里凶险异常,就凭大鱼和既望,他们就是再来十个,进去也等于送死。本来的计划就是让既望自己进去,把洞里的妖精吸引出来。那些妖精只要一出来,就只有逃命的份儿,实在不行,还可以用祭器请出先灵灭它们。
  想到这里,长角扭头严肃地对不勉说道:“勉儿,你方才见到了,这头狼野性未改,连既望自己都说,他还没有彻底把它驯服。你一个人在这里,千万、千万要小心。如果你不愿意把它打死,那就不要离它太近,等我们回来处理。等会儿,我上去后,你在下面提前作法,一旦看到我们把妖精从洞里引了出来,你就施法让神灵把那些妖精杀死。”
  祭器的使用,和熟练程度或功力无关,只要符合条件,就可以用祭器请出先灵。不勉虽然年岁不大,但使用祭器还是不成问题的。这也是长角把他安排在外面的原因之一。
  不勉虽然心中依然对长角的警告不以为然,但还是点了点头,“爷,你放心吧,有我在这儿呢。我又不是第一次用祭器了,它敢出来,绝不让它再回去。”
  “好,”长角开始担心上面了,他走到悬崖边,抓住上面的根茎,“蹭、蹭、蹭”很快也爬了上去。
  这个洞虽然地处偏僻,但是洞口很宽敞,好像曾经被人为地修理过。
  既望和大鱼已经在这里等了一小会儿了,不过,这俩人都是各怀心思,俩人一人举了一根火把,装模作样地在洞口照来照去,就等着长角过来。
  “哈哈,别在那里照了,洞口要是有东西,它们早都冲出来了。我们商议一下,怎么进洞捉妖。”长角哈哈一笑,打破了洞里的沉寂。
  洞口这里事实上也是个平台,只不过被外面的水帘挡住了,看不到。这里很亮、很宽敞。长角把既望拉到一边,找了根树枝,把之前探明的几个洞给画了出来。
  “这样,我们互相成掎角之势,大鱼、既望,你们两个在前头探路,我在后面坐镇。你们先用问礼搜寻,你们一旦发现它们,它们也会发现你们。这时候,你们就用五行术打它们,如果它们追过来,你们就往洞口跑。记住,互相之间要保持联系,一定不要离得太远,不要和它们正面交战,万一遭遇上了,一定不要力敌,只许败,不许胜,一定要把它们给我引出来。听明白了吗?!”
  “明白!”大鱼和既望同声应答。
  “好,出发!”长角手一挥,三人举着火把,进了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