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你的生生世世,都得属于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蝶沉默片刻后,忽然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陆鼎生,随后转过身,背过脸。
  “不就是三十年罢了,姑奶奶我岂会担心这个?要知道,我们妖族的寿命长着呢!区区三十年,闭个关,一眨眼就过去了。”说到这里,小蝶顿了顿,又转过身,看着陆鼎生,“我愿意等你三十年,不过三十年后,你的生生世世,都得属于我,并且不许喝孟婆汤,如何?”
  “好。”陆鼎生笑笑。
  得到陆鼎生的回答,小蝶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扑到陆鼎生的怀里。
  而陆鼎生,也没有推开她,将她拥着,目光看向另外一边的江离和老道。
  这一边,老道面带微笑,与江离盘膝而坐,师徒二人面对面聊着天,雪殇则是没精打采地缩在江离的肩上。
  “老头儿,刚才有别人在,我给你面子没叫你老头儿,而是叫你师傅。那么,你也应该把一些我不知道的事,好生告诉我了吧。”江离看了一眼老道开口。
  不料老道却瞪了一眼江离,“什么面子里子的,我本就是你师傅,这还能有假不成?你不尊重我,就是不尊师重道!啧啧啧,好你个臭小子,下山之后还真是变得伶牙俐齿了,连你师傅都敢编排了,小心我抽你。”
  江离闻言翻了个白眼,还抽呢,从小到大他听这话也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却也没见老道真的对他动过手。
  说白了,还不就是光打雷不下雨!
  “行了行了,还抽我呢,快跟我说说,你和王佑的父亲是怎么认识的?还有啊,我胸口上的七星锁魂阵,无苦大师说是四个人一起布置的阵法,那最后一个人,是不是王佑的父亲?可他不是鬼谷村的人吗?又是怎么和我们太一观的人扯上关系的?”
  “你一下子问我几个问题,那我要先回答哪个啊?”老道悠哉悠哉地开口。
  江离无语,老道总是这么不着调。
  不过,现在他也有办法来对付他了呢!
  “哎呀呀,老道啊,我上次去帮王佑寻找那千年僵尸的时候,竟然遇到了冰域的人。当时吧,我与那女子还想谈甚欢,她甚至还邀请我去冰域做客,你说说我要不要去看看?”江离阴恻恻地笑着,“上次我还不小心说出了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将你的名字带回去问问冰域的人。”
  当然了,后面的话自然是江离编造的,他哪有与人家想谈甚欢了。
  不过说了老道的名字,那倒是不假。
  如此说着,不过是为了说给老道听而已。
  一听到这话,老道脸上原本的嘚瑟瞬间变成了尴尬,他整了整神色,轻咳一声。
  “咳咳咳,好了好了,你这个臭小子,竟然敢编排起你师傅来了,不就是想要知道答案嘛,我告诉你还不成。先说好,我可不是为了什么冰域不冰域的事,我纯粹就是看在你是我徒弟的份上,知道了吗?”
  江离自然能看出老道的口不对心,但他也不戳破,反正只要能够了解到情况就可以了。
  “是是是,我知道了,师傅赶紧回答我吧?先回答我上面的问题。”江离也是一脸的好奇和疑惑。
  老道摸摸胡子,这才缓缓道来。
  “王佑的父亲算是我的一个后生晚辈,我与他父亲是相识,也就是王佑的爷爷,现在鬼谷村的族长。
  不过你可别小看了王佑他爹王晋,他爹啊,可是比他爷爷强多了,不然当初我们为你布下七星锁魂阵,也不会让他出手。
  就像你想象中的那样,就是我们四个给你布下的阵法,让你这么多年来都相安无事。
  咱们太一观虽然总是在山上,要低调行事。
  但是同行啥的,也是认识了不少的,加上你师父人品好,出动人来帮你,也是正常的嘛。”
  说到这里,老道有些得意,可江离却知道,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
  若真是那么简单的话他们也不会刻意瞒着他。
  恐怕,不管是让无苦大师帮忙,还是让王晋帮忙,都花了不少的心血吧。
  他早前研究过胸口的七星锁魂阵,也知道布下这么一阵法,需要的道气和心血,绝非一般。
  能够让无苦大师和王晋这么不辞辛劳做下,老道肯定付出了很多。
  想到这里,江离鼻尖一酸,心中也是暖暖的。
  “师傅,谢谢你,让你费心了。”江离轻声开口。
  纵然这一句谢谢其实偿还不了什么,但是说出来,心里也好受一些。
  “你这小子,忽然这么煽情干啥,老道我可受不了,你还是好好地修炼,可别被那小小的生死劫给打败了。到时候,你师叔可没有办法再去给你还阳了。还阳禁咒的对象,只能作用一次,多了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再说了,他现在还在看守九暗幽冥的入口,还有二十年呢。”老道不甚在意道,“还好你只是个普通人,比不得小蝶那种妖。他为小蝶在九暗幽冥镇守了上百年,而阴间对你的要求只有三十年,不然如果是五十年,怕是他回来都老了。”
  这些事,老道其实从未对江离提及过。
  现在猛然听到这个消息,江离也有些发愣,好在他很快就想清楚了问题的关键。
  原来,这些年来,陆鼎生一直都不知所踪,其实是为了他。
  想来是因为当初那一场重病,他其实已经魂魄离体,是陆鼎生使用了还阳禁咒吧?
  有些事情就是经不起推敲,这么一想,好像很容易就想通了。
  在想通之后,更多的就是难受。
  他从前只是想着,自己的身世多不好,生下来就是天煞孤星,身边不能留有亲人。
  好在老道和陆鼎生是修道之人,不畏惧他这命格。
  本就是老道救了他,还传授他本事,他才能有今日。
  却没有想到,在这其中,还有陆鼎生用他自由换取他今日的活命机会。
  “师傅,对不起,这些事,我都不知道,我应该早一点去替换师叔的。”江离红了眼。
  越是想,江离便越是觉得难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