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放心,有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安柏和卫望楚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互相一笑。
  小少年掀开帘子,对肖武甜甜一笑,“刚刚卫大哥讲了个笑话。”
  肖武被安柏这句卫大哥噎了一下,按照卫望楚的年纪,正常娶妻生子的话,孩子也差不多和安柏一样大了。
  还卫大哥,叫卫大叔还差不多。
  “在吃什么?”
  肖武换了个话题。
  安柏举了举手里的油纸包,“卫大哥带的芝麻咸果子,表哥你要吃点什么吗?还有很多蜜饯干果。”
  马上的少年登时一愣。
  春山村穷乡僻壤,可没有卖这些点心果子的,难道是卫大夫一早准备好的?
  他怎么没想到呢!
  “呵呵,那不用了,我骑马,不方便,你们吃吧。”
  安柏应了一声,放下帘子。
  少年郎默默的骑马跟在一边,神色郁郁。
  “你们俩昨夜都没睡好吗?”
  卫望楚看着两姐弟眼下淡淡的乌青,轻声问道。
  安柏老成的叹了口气,“昨夜,三个姐姐们也不知道在说啥,叽叽喳喳、嘻嘻哈哈,一直到半夜还不消停,我爹爹吼了她们一句,也就老实了半炷香的时间,然后就又开始了,吵死人了。”
  芽芽哼了一声,不理弟弟。
  卫望楚弹了她头顶的小揪揪一下,在她反应过来之前飞快的收回手。
  “睡眠才好了两天,又不好好睡。”
  芽芽侧目瞪了他一眼,往马车门口挪了挪。
  卫望楚好笑的看着她,“小心掉出去。”
  这辆青布马车很简陋,没有车门,只吊了一块青布帘子权当是门。
  外面就是车辕,坐着赶车的肖家老车夫。
  坐的那么靠边,村路又不平,一个颠簸掉出去,可怎么办?
  赶车的老车夫笑道:“不会,不会,老奴在着挡着呢,卫大夫您放心。”
  安柏笑嘻嘻的说,“姐姐,你往里点,小心压着老伯。”
  呸,臭小子,胳膊肘往外拐!
  尽管不满的白了弟弟一眼,芽芽还是不着痕迹的往里挪了挪。
  卫望楚笑着从药箱里取出两只羊皮水壶,一只小的递给安柏,一只大的递给芽芽。
  “什么味儿?”
  芽芽皱眉咂咂嘴,有点熟悉。
  “你喝过的,童子尿。”
  “噗——”
  安柏满满一口水喷了出来,喷了芽芽满头满身。
  水顺着头发丝滴滴答答的往下滴。
  安柏目瞪口呆,“我,我不是故意的,姐姐……”
  芽芽沉着脸瞪着卫望楚。
  “好玩吗?”
  男人取了帕子要给少女擦脸,被她侧头躲过。
  卫望楚轻声道:“童子尿是一种草药,不是真的童子尿。”
  又指了指安柏的水壶,“而且,你的是茉莉花茶。”
  茶和尿都分不出来吗?
  安柏不好意思的嘿嘿傻笑,接过卫望楚的帕子,伸手要给姐姐擦脸。
  “姐,我给你擦擦,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
  卫望楚按住他的手,“轻点,黑妞的皮很容易擦掉的,轻轻的按一按吸吸水就行了。”
  芽芽白了一眼傻弟弟,没好气的抽出卫望楚的帕子,啪的一声扔到他身上。
  “不用你的!”
  掏出自己的帕子,轻轻按压着脸上的水珠。
  卫望楚从怀里一掏,掏出一面婴儿巴掌大的雕花铜镜,递给她。
  芽芽翻个白眼,这个臭男人总是这样,打个棒槌给个甜枣,太可恶了。
  想了想,却还是接了过来。
  还好,那层黑粉没有被擦掉。
  照完了,将铜镜往卫望楚怀里一塞。
  男人却不接。“送给你了。”
  少女也不领情,“不要。”
  “到了肖家,随时可以照照补补黑。”
  男人看着她,“借你用的,从肖家回来的时候再还给我。”
  芽芽心里一动,把铜镜收进马面裙一侧的大口袋里,裙子肥大,放点小物件倒也看不出来。
  这货虽然没去过肖家,却早已经把肖家的情况摸清楚了。
  安柏吃吃喝喝完了,又趴在窗口看风景,却被路两边重复不断的绿色晃的犯了困,哈欠不断。
  卫望楚把药箱一合,接在车座一边。
  “躺着眯一会吧。”
  安柏对这个体贴的未来准姐夫满意的不行,迷迷糊糊的对他笑笑,卷在座位上睡了,膝盖正好搁在药箱上。
  看弟弟睡熟了,芽芽压低了声音问,“你干嘛要打听肖家?”
  嗯?
  男人侧头微笑着看她。
  “你从未去过肖家,可你对肖家的每一个人却都很了解。”
  显然是可以打探过的。
  肖家如今退守青田老家,虽说大舅舅和大表哥都中了秀才,可大舅舅已经参加了七八次秋闱乡试,试图再入官场,可一直都没有高中,肖家如今靠的是二舅舅的生意撑着,算是个单纯的商户。
  怎么看都不值得卫望楚如此关注。
  “有人说我是你大姑的儿子。”
  什么?
  芽芽吃了一惊,一双大眼顿时睁开,波光潋滟的望着他。
  大姑?肖梦儿?
  肖梦儿的儿子,那不也就是先承德太子的儿子?
  “我是不信的。”
  男人看着少女的反应,轻笑出声。
  “看看你,看看安柏,再看看肖家的少爷、小姐,你觉得我是吗?”
  芽芽略一琢磨,有道理。
  肖家的子孙,似乎不管是男是女,清一色的都是杏仁眼鹅蛋脸,无一例外。
  卫望楚眉骨奇高,眼窝深陷,冗长的脸型,下颌角线条分明,这和肖家一派肉柔和的长相的确相去甚远。
  再说,先承德太子谋逆案天下皆知,皇帝一气之下,杀光了先太子府全府上下,无一生还。
  若是肖梦儿和先太子的儿子,怎么可能逃得过去。
  男人眼睛眨了眨,“你也觉得不是,对吗?”
  少女的杏眼轻轻的转了两下,与记忆深处,某个浅笑嫣然的少妇慢慢重合。
  一模一样的杏眼。
  宜笑宜嗔。
  那时候的他不过三岁出头,尽管用尽了法子试图勾出那段记忆,却总是差了一点,那些模模糊糊的人物总是不能看的清晰。
  唯一清晰的便是这双杏眼。
  只是,他自己也不确定,到底这是记忆里温柔少妇的杏眼,还是眼前少女芽芽的。
  “你是因为这个去调查的肖家?”
  芽芽不自觉压低了声音,“当年肖家得以保全,全凭外祖父以死换来的丹书铁卷,保住肖家已是不易,不可能还能保下大姑的儿子。”
  “我知道,你外祖父对抗西戎有功,又被西戎刺客杀的尸身不全,皇上本是想赏金银财宝,可你外祖母请辞换了一枚丹书铁卷。”
  男人眉眼一转,“你祖母似乎是早就料到肖家有此一劫难?”
  芽芽登时一噎。
  当年外祖父死在前,先太子谋逆在后,只是那时候娘都还没嫁给爹呢,更没有她什么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弯弯绕绕,她也不清楚。
  “你的意思是外祖母早就知道先太子会谋逆?”
  芽芽疑惑道望着他,“是大姑告诉她的?”
  少女身子微微往前倾,压低了声音俏声道:“可是若是大姑早就知道先太子会谋逆,为何不救自己和她儿子显仁?显仁那时候才三岁多。”
  没有一个母亲会不想救自己的儿子的。
  这说不通。
  卫望楚笑了笑,这件事他也没琢磨明白。
  肖梦儿被封为先太子侧妃是肖家最荣华的时刻,肖家没理由自毁根基,参与揭发先太子谋逆,让肖家荣宠毁于一旦。
  可他得到的密报却是肖家参与揭发此案。
  而肖老太太的种种作为也在表明,她事先知道此事。
  芽芽又向男人靠了靠,“你,你在调查先太子谋逆的事?”
  男人未置可否,只是淡笑的看着她。
  她离的很近,尽管皮肤被略黑的脂粉遮住了光彩,可掩不住底子的细腻,一层细且短的绒毛,就好像是给全脸渡了一层光。
  她整个人在发光。
  “不说别人,就说先太子,他可是皇上第一个儿子,亲儿子,先太子的儿子也是皇上的头一个亲孙子,可是,皇上一点情面不讲,直接将他们都斩杀了——”
  少女靠近他的耳边,声音压的更小。
  “他会自己的儿子孙子都这样下狠手,可见他是多么暴虐的一个人,你一个郎中,为何要查那件事?你不怕被他咔嚓——”
  少女身上有淡淡的馨香。
  男人低头笑看着她,眼里情意流转。
  “你在担心我。”
  芽芽一愣,微微撤开身子。
  纠结半晌,还是忍不住道:“我知道你师傅很厉害,你也很厉害,可,可那是皇上,不是一般厉害的人敢惹的起的。”
  一介平民去招惹皇上的逆鳞,嫌死的慢吗?
  “有人说,先太子是我爹,太子妃是我娘。”
  嗯?太子妃?漠北一品将军家的嫡女,听肖蝶儿说她是未出嫁的时候经常随爹爹上阵杀敌,是一个女中豪杰。
  芽芽先是一愣,又觉得不可能。
  “你信了?”
  男人看着她,“你信吗?”
  “不信。”
  男人咧嘴一笑,“我也不信。”
  “你查肖家,还有你现在去肖家,也是为了查这事?”
  “不是。”
  “嗯?”
  男人一本正经的道:“我是为了你。”
  嗯?
  芽芽撇嘴,呸,她和他才认识三个月不到——
  “信你的鬼。”
  “就知道你不信。”
  卫望楚淡淡笑着,“肖家,肖武对你不怀好意,可你外祖母对你怕是别有安排,你舅舅舅母无条件站在他们母亲这边,你娘让你抹黑不就是躲避她们的魔爪?”
  芽芽歪头看着他,“查的倒是仔细。”
  “不查仔细,如何保护你?”
  男人冲她眨眨眼,“你一上车就开始长吁短叹,是在担心?”
  他顿了顿,说:“放心,有我。”
  芽芽转头看向窗外,不吱声。
  她不信别人,她只信自己。
  大梦里的教训告诉她,能杀人的喷药盒子握在自己手里才能保自己安全,只靠别人嘴上信誓旦旦的空头承诺,那是嫌死的慢了。
  过了会,男人又道:“你若不想抹黑,不抹也罢。”
  肖家有三个未出嫁的女儿,听说各个随了肖家的长相,杏眼梅腮,粉面含春,
  很是美貌。芽芽的容貌本也不输她们,只是这样一抹黑,就显得输了三分。
  姐妹之间,最爱比美,他怕芽芽委屈。
  芽芽摇摇头,“抹着挺好的。”
  经历过那样的噩梦,扮丑对她来说是最不费力气的自我保护了。
  没有能力自保的美貌,不但不是好事,反而容易成为一切灾难的起源。
  肖家二房的大姐肖萍儿,也是肖家小字辈第一个孩子,曾经也是爹娘疼,祖父祖母爱的,可如今为了肖家所谓大业,被迫嫁给了府州州学的学正——一个逼死了糟糠原配的老男人,不过也是想借着肖家的钱往上爬两步。
  他给肖家的好处,便是让肖家大房长子肖文得了童试的案首。
  肖文本就善读,这个案首到底那学正出了多少力气,只有他自己和鬼知道了。
  由此可见,在肖家,男子才是肖家人,女子不过是男人用来攀附权贵的梯子。
  就算肖梦儿嫁的人是先太子,她也逃不过梯子的命。
  肖蝶儿差一点也成为梯子,只是她性子烈,奋起反抗,宁愿毁了自己,也不愿听从安排。
  她跳了崖,毁了容,摔残了腿。
  周明智是在她跳崖的第三天遇见她的,把她抗回了家,用驴车拉着去镇上治病。
  命救回来了,可伤疤留了一身,腿也瘸了。
  然后,她便成了肖家的弃子。
  伤了那么多天,肖家没有一个人前来看望。
  肖蝶儿伤好后,带着周明智回肖家拜见母亲,被赶了出来。
  她出嫁都没不是从肖家出的门,借住了何大婶的房子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周明智便把她迎娶回家了。
  周明智和肖蝶儿每年都会往肖家送年货,连着送了几年没有回音。
  直到芽芽四岁那年,肖家忽然就表示接受了这个女儿和女婿。
  自此,每年过年,周明智和肖蝶儿都会在年前带着孩子去肖家送年货——俗礼是大年初二,闺女和女婿回娘家,可肖家却不许他们大年初二上门。
  呵呵,真是薄情势力的肖家。
  倚着马车车厢,少女环手抱胸,闭上眼睛假寐,脑子里却一遍一遍的过着肖家的每一个人。
  大梦一场,她早已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傻白甜少女,这一次,不用娘出马,她也定不让自己吃半点亏。
  男人侧着头,看着少女时而皱眉、时而冷笑的脸,若有所思。
  假寐着,假着,假着,少女不知不觉真的睡了过去。
  卫望楚轻轻挪到少女身边,将她随着马车左右摇晃的头轻轻放到自己肩膀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