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前主人已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商贩的嘴,骗人的鬼,苏欢宝瞪了眼那黑马,它仿佛真的有灵性一般,立刻斗志昂扬的瞪了回来,并且还示威的踏着步。
  但这种嚣张的情况,在二两靠近后,明显的好多了,顿时温顺了起来,看人都多了丝含情脉脉,要不是商贩听她说要买介绍着这是一匹公马,五岁了,巴拉巴拉的。
  苏欢宝真的觉得它可能是看上二两了。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匹公马,也是个欺软怕硬、还会挑拨离间的绿茶公马。
  二两一靠近,那马就不由自主的靠了过来,还用头不停的蹭着他的胳膊,撒娇卖萌。
  苏欢宝给它投去了个鄙视的眼神,那马儿便如人一般“哼”了一声,继续装柔弱。
  苏欢宝之所以要买下这匹马,不是因为她有受虐倾向,她是觉得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见钟情什么的,都是假的。
  它对二两似乎有那么一些不寻常,也许他们一人一马之前真的认识也说不定呢!
  二两耐心的等商贩夸完黑马后才淡淡的开口,并且把他刚刚说的那些优点逐个击破,“这马是不是你说的西域宝马也说不准,另外就算真的是,可你看这瘦的,我们今天买回去了,能不能活过明天还不知道,不值什么钱的。”
  二两拉着苏欢宝,“咱们还是走吧。”
  马儿嘶鸣着同时用脚刨着地,像是生气了似的,苏欢宝一度怀疑它是不是成精了。
  而一个月来,苏欢宝和二两是第一个主动问的客人,马贩子想要早点脱手卖掉,及时止损,真的要是死了,买肉连一半的价格都卖不上。
  “别别别,小兄弟,你看着马儿跟你又缘,一见着你就往你身上靠,它是选你当了它的主人,你不知道,马儿也是认主的,尤其是好马,通人性呢,这马没别的毛病,就是瘦了点儿,不然品相不错。”
  “我可是五十两银子买的,谁叫它跟我八字不合呢,进了我家就没怎么吃过东西,要不这样,四十两银子卖给你,咋样?”
  二两摇摇头,“都这样了,二十两银子还差不多。”
  “二十两?开什么玩笑呢?我就是杀了卖肉也不会卖的。”马贩子着急的道。
  “那你就卖肉吧,反正它对我也不友好,我也不想买它呢。”苏欢宝斜了眼跟她不对盘的黑马道。
  二两拍了拍马屁股,马儿温顺的还甩了甩尾巴,“大叔,您要是想杀了吃肉,那就得尽快了,我瞧着它这样子,撑不了几天了。”
  “咱们走吧。”二两给苏欢宝使了个眼色,苏欢宝会意,他虽然失忆,却是个机灵的,要是做生意,那也妥妥的是奸商一枚。
  两人作势真的要走,马儿不管不顾拼了命也要跟着似的跑了过来,马贩子不备直接被撞倒了,手里的缰绳一直没撒手,生生的把他拖行了一段路,直到追上二两马儿才停了下来。
  马贩子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顾不得查看自己的伤势,先抓着二两的手,“小兄弟,你看,这马合该就是你的,赖上你了,你也是,别着急走啊,我开价你还价,咱们再商量嘛,也没有一锤子买卖啊。”
  “我这里只有二十两银子,再多没可能了。”二两坚持道,他比苏欢宝更加先察觉到了这黑马对他的不寻常。
  今天就算苏欢宝不想买它,他也是要把它买下来的,好在小姑娘看着嘻嘻哈哈,其实心思细腻。
  “小兄弟,我都给你交底了,我五十两银子买来的,你也不能让我赔太多吧,三十两银子,不能再少了。”
  苏欢宝摇摇头,“还是走吧。”
  “我跟你哥哥谈事儿呢,你个小丫头别插嘴,走什么走……”他转过头对着二两道:“小兄弟,我瞧着你也这身打扮是给别人买马吧?三十两银子,我再反给你一两,咱俩都有赚,咋样?”
  二两清了清嗓子,郑重的道:“这是我家小姐,要买马的人就是他。”
  “她是小姐?”
  苏欢宝挺直了腰杆,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马贩子,“怎么不像吗?”
  “咳咳……当我没说。”马贩子真想给自己一巴掌,小丫头骗子穿的不怎么样,还是个有钱人,去哪儿说理去呢。
  苏欢宝倒背着手,“这马我瞧着也是回光返照,走这么两步瞧它喘的,我就出这个价,您给句痛快话,要是卖呢,我们牵马您拿钱,咋样?”
  苏欢宝可不想跟他废话了,还得去买马车呢,不过瞧着这马瘦了吧唧的,套上车再坐三个人,她还真有点于心不忍。
  马贩子心里清楚的紧,别说是五十两,就是五百两买回来的,就马这个病恹恹的样子,随时都可能倒地不起,到时候他就只能卖肉,现在当活的卖出去,还能多卖一些。
  过了这个村,怕是等不到别的店了。
  “算了,我就买个拉车的,这个看着就不行,还是去看看别的吧。”苏欢宝这这么一说,马贩子就着急了。
  拦着人,哭丧着脸道:“卖卖卖,我的姑奶奶啊,我算是开了眼界了,都说人不可貌相,以后我要是见着谁家的女娃娃,我都得绕着走,您也太会讲价了。”
  苏欢宝才不听他的唠叨呢,这马任谁都不会给了高价,要不是她觉得回去好好医治一下还有希望,另外没准真的跟二两的身世有关系的话,才不会花这个冤枉钱呢。
  当然随随便便一匹马都得三四十两,她也不算花的太亏。
  拿了钱的马贩子,不舍的把缰绳交给了二两,那马儿继续像个少女一样腻歪的跟二两撒娇。
  就连马贩子都连连称奇,“我干这行几年了,经我手里的马没有几百也有几十了,还是头一次见这场面,按理说也不应该,这马的主人死了,不然我真的以为小兄弟你就是这马的主人呢。”
  “死了?怎么死的?”苏欢宝觉得没准还能从他的嘴里问出些什么有用的信息,“大叔你知道这马的前主人的事儿?”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