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啮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自此,张保全天天都带着白将军,出入寝食皆与之共。
  白将军通体雪白,又能听懂指令,每次出门必惹的众人围观。
  看着众人好奇羡慕的眼光,张保全更加洋洋得意。
  若是有人冲撞了他,张保全便命令白将军去吼叫撕咬,莲都县内已有多人被咬伤。
  这恶人,得了一只恶犬,土四衙的凶名比往日更盛。
  以至于一段时间之后,百姓见到土四衙皆闭户不敢出。
  在此期间,坊间又突然多有婴幼儿失踪。
  生儿之父母四处寻找,模样之凄惨,令闻者伤心,望者落泪。
  还有流言称,那小儿说不得是被土四衙的恶犬衔了去。
  不过散播留言者很快就被土四衙找人打了一顿,传言遂止。
  七天后,麦磨山上。
  有侍卫进屋向欧阳忠禀告:“军师,全部都已安排妥当。”
  欧阳忠放下手里的卷宗问道:“那土四衙近日如何?”
  “禀军师,土四衙带着白将军到处作恶,加上之前其鱼肉乡里,民间百姓对其已经积怨颇深。”
  欧阳忠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吩咐下去,三日后动手!”
  “是!”
  ……
  第三天,土四衙逗弄完白将军,便将其带上床休息。
  这土四衙本就喜欢养犬,现在已经将白将军当成伴侣一样。
  抚摸了一会白将军的皮毛,土四衙便熄灯入睡,白将军也温顺的靠在一旁。
  然而,在屋外,秦百户却是穿着夜行衣趴在屋顶上。
  时至半夜,土四衙张保全早已入睡。
  屋顶的秦百户从怀中掏出了一只木哨,放在口中吹,哨声却是人耳不可闻。
  趴在床上的白将军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在黑暗的屋子里发出诡异的光。
  白将军如同一只饿狼,呲着獠牙,猛然跃起,一口咬向张保全的喉咙,啮断其喉!
  张保全猛然睁大眼睛,口鼻涌出鲜血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第二天一大早,街巷之中便有人高呼:“土四衙被狗咬死了!”
  百姓闻之,皆出门聚而议论。
  离的近的,都聚集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保全的宅子大门敞开,仆人侍卫都躺在血泊之中。
  “哟……这怎么回事……”
  “太惨了……”
  “该不会是有人寻仇吧,也不住土四衙得罪过多少人……”
  “谁敢进去看看?”
  “我不敢……”
  “让开让开,让老子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有大胆的人叫嚷着走进宅子,不一会便跑了出来,一出门便吐了一地!
  众人大惊,急忙问道:“里面怎么回事?”
  那人嘴角还有着污秽之物,颤声说道:“是狗!土四衙的狗把他杀了!我去的时候,那狗正在啃他的……呕……”
  “竟有此恶犬耶?”有人大惊道,“张府全斋难道皆是被恶犬所杀?”
  又有人举着棍棒道:“此犬及恶,必须速速斩之!若任其逃窜,乡里幼儿危乎哉!”
  百姓中有壮汉高喊:“有勇士否?与吾速去乱棍斩之!”
  有人立刻应之:“吾同去!”
  四五个壮汉手持棍棒冲进张府,又过了一会,有一个壮汉大惊失色的跑了出来。
  “此非恶犬也,乃犬神降世诛杀妖人也!乡亲们速与吾进去一观!”
  百姓大为吃惊,将信将疑的看着壮汉。
  壮汉一跺脚道:“犬神走了就看不到了!”
  说完就跑了回去。
  紧接着有百姓立刻跟了进去,众人见状,纷纷跟上。
  很快百姓来到了庭院之中,却看到白将军浑身沾染着鲜血傲然站在一颗树上。
  而庭院中有个大坑,坑内竟是磊磊白骨,其中不乏婴儿的尸骨!
  有妇人探头望去,失控一般的跑了进去,捧着一个尸骨旁的长命锁哭喊道:“这是吾儿的长命锁!吾的儿啊!”
  紧接着又有七八对夫妻冲了过去,在尸骨堆中找到了自己孩子的贴身之物……
  这时,站在树上的白将军竟然开口说了人话:“人皇昏聩,妖邪当道!为人官吏者,食人不吐骨。今有复文军高举义旗,前朝遗孤商阳公主乃天命所归!”
  白将军说完话,人群后突然有人喊道:“不得了了!县衙的人全死了!县太爷也被杀了!”
  这一喊,众人皆回头观望。
  再回过头来时,树上哪里还有白将军的身影,仅看到空中飘过一缕青烟耳。
  有人在人群中大声议论:“这土四衙竟然害了这么多人,那县老爷肯定是一丘之貉,要不然县老爷怎么也被杀了?”
  “犬神显灵啊!”
  “杀的好!杀的好!”
  “犬神说商阳公主才是天命所归,那乾朝是不是要完了?”
  “犬神都说了复文军是仁义之师,我也听问各地到处都在起义,咱这莲都县恐怕早晚也得打仗!”
  “那要是朝廷派兵镇压怎么办?”
  “跟着复文军干啊!犬神都说了商阳公主是天命所归,我这一膀子力气,索性跟着复文军去挣个军工,也算是开国功臣!”
  “对对对,宁当开国兵,不当亡国奴!”
  ……
  另一边,在县衙中也上演着这一幕。
  同样是有壮汉冲进去,然后高喊犬神降临。
  人群鱼贯而入,发现县衙地砖被掀开,砖下也是磊磊白骨!
  而高墙上,蹲坐着一只白色的大犬,模样与白将军无二。
  又是妇人哭号,大犬口吐人言。
  紧接着人群后有人高喊:“土四衙死了!全府皆被屠戮!”
  众人再回头时,大犬已经消失不见。
  紧接着,县衙和王府突然燃起大火,聚集而来的百姓纷纷逃窜。
  火势太猛,救火者寥寥。
  这两处便窜着黑烟,慢慢燃烧殆尽。
  之后,这两件奇事经过百姓口耳相传,传的越来越神。
  有人还声称自己被犬神托过梦,说自己将要成为开国大将军。
  ……
  另一边,秦百户牵着两只白犬,还有一众背着铁铲的人躲在一个大屋中。
  “兄弟们辛苦了,此次任务非常成功。”
  “愿为公主效犬马之劳!”
  “你们在此躲避,等待大军入城。”
  “遵命!”
  欧阳忠则率领麦磨山的大军集结,远远看着县城内冒出两道黑色烟柱。
  欧阳忠对着旁边骑在马上的陈妙思道:“公主,我们可以出发了。”
  陈妙思点了点头,抽出一柄短刀扬起,高声道:“全军听令,出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