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9章各种诡计硬拖到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黄河谷的人一露面瞬间就死了两个,伏尸静静的飘荡在半空中,朝着向缺点了点头,随即身影上升,然后消失。
  “谢谢……”
  向缺和伏尸的关系,从表面上来看,好像是对方在给他保驾护航,是保镖的角色,但其实他俩之间的关系,到更像是互惠互利的节奏。
  在青山宗,向缺为对方构建了个聚灵的法阵,伏尸在里面修行所吸收的天地灵气,比他在外界要快了不少。
  作为交换,向缺有需要的时候,就得由他来出手了。
  就像这一次,向缺出门前往东海,让任何人跟来都不合适,但唯独带着伏尸就非常稳妥了,隐秘,无人知晓这个消息,同时对方的实力又摆在这里呢,大道期往下的强者,三两个都绝对不是问题。
  如果不是有伏尸跟着的话,向缺也不会有这个胆子,单独前往东海,路上的变数太多了,他还不想就把自己这么给玩死了。
  两名黄河谷弟子的尸体沉到了海底,向缺的脸色同时也沉了下来,他知道虽然现在自己干掉了这两个人,那早晚其他的人肯定还会再发现他的。
  向缺舔了舔嘴唇,眯着眼睛跟海州的舵手问道:“东海通往内陆的航线上,有一座孤岛,大概是位于中间的海域,从这里过去的话乘船是不是得要五六天的时间?那如果要是御气过去呢,大概要多久?”
  舵手说道:“乘船差不多是这个时间,齐天或者出窍境的人从海州过去应该是在两天多一点左右,如果虚婴的话,至少是四天,但这是不可能的。”
  向缺皱了皱眉。
  对方接着说道:“因为出窍期,不可能连续不断的御气飞行四天的时间,中途必须得要休息和补充体力,灵气,不然就得掉下来了……”
  向缺“嗯”了一声,脑子里一时间不停的琢磨起来,同时吩咐到道:“你们现在尽量往那边偏移,速度快一些,越快越好”
  若干时间过后,黄河谷的人开始陆续回到船上,但是杨叔平和蔡殇等起来就发觉有点不太对劲了,人去了八个方向,哪哪的人都回来了,但唯独西北方的那两个,始终没有归来。
  杨叔平皱着眉头说道:“耽搁的太久了,不知道是他们去的距离太远,还是碰上了什么状况。”
  蔡殇说道:“两个人,一个出窍,一虚婴,向缺是什么境界?”
  “听说刚入虚婴不久,还没到中境!”
  蔡殇寻思了下,说道:“再等等,哪怕是他的身上带着什么法器,一个出窍和一个虚婴应该也有足够力保的程度,最不济掩护一个回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黄河谷的人,这一等的话,海上的天就已经全黑了,并且十分不利的是,海面还起风了。
  海上的天气是最变化多端的了,前一刻可能还是风和日丽的,但下一秒也许就电闪黎明了。
  风雨来的很大,放眼望去整个这一片海面上的天空,全是黑压压的一片,从天上到低下仿佛只剩下了波涛的声音,而没过多久,倾盆大雨就呼啸而来了。
  这个风刮的,略微有点给力了。
  向缺船上的水手,仰着脑袋感觉着风向说道:“一直往西北方的,这个风力速度的话,我们的时间至少可以节省一半左右了”
  向缺吐了口气,表情松懈了一点,点头说道:“老天爷还算是给力的,谢了!”
  于此同时,当向缺乘风破浪的往那组孤岛上前进的时候,蔡殇看着突然而至的狂风大雨,终究没有等来去往西北方的两个弟子,于是果断的吩咐道:“杨帆,朝着西北方向过去,人肯定在那边……”
  两条船,前后相距千里,一前一后的在大海中破浪前行着。
  这个风浪来的快,去的时间却很慢,几乎足足的刮了一夜,大雨也下了一夜。
  当黎明来临之际,天空中出现了一抹鱼肚白的时候,风雨才渐渐的小了一些。
  此时,已经是向缺离开海州,一天左右的时间了。
  迎着黎明的光辉,向缺站在了甲板上,心头略微有些平静,他知道自己暴露了但跟黄河谷的距离一定相聚很远,那这么一来的话,至少得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对方才能够追得上他。
  接下来的一天里,蔡殇不断的派人朝着西北方前去查探,一共三波人,呈现扇子形,身影“唰唰”的在半空中划过,御气疾驰,搜索向缺的身影。
  而在这一天的黄昏左右,终于又有一波人发现了向缺的这条船,而毫无例外的是,尽管黄河谷的弟子有了防范的准备,但在伏尸的偷袭之下,这两人照样没能幸免得了,继续沉尸大海。
  但这个时候,向缺知道这两人再死,他的踪迹将彻底的被锁定住了。
  “踏踏,踏踏踏”向缺快速的来到了船舱里,将两包龙骨带在了身上。
  青山剑“唰”的一下从他的后背飞上半空,向缺跳到剑身上,朝着下方海州的人说道:“几位我先走一步了,能不能帮我个忙?”
  舵手点头说道:“大小姐亲自吩咐的这一路上您有指示尽管吩咐”
  “我现在要继续沿着这个方向走,但你们得要换个方向了,护送我就到此为止了,不过稍后黄河谷的人肯定会追上你们的船,到时你们随便编个瞎话就行了……”
  狡兔三窟,在从海州乘船离开之际,向缺将三十六计可谓是发扬到了极致,一路上始终掌握着主动的节奏,硬是让黄河谷被耍的转了好几圈,都没能摸到他的行踪。
  但三十六计再牛比,也有黔驴技穷的时候,向缺估计自己最多再挺一天可能就废了,所以他只能选择弃船御剑,然后尽快的赶到那座孤岛上。
  回内陆那是不太现实的,如果能到那做孤岛上,他至少还能有自保的能力。
  向缺踏剑离去,伏尸远远的缀着,两道身影在海面上方划过了一道道的虚影。
  另外一头,黄河谷的船上,包括蔡殇和杨叔平在内,所有人几乎全都御气朝着西北方追了过来。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