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内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最快更新明风八万里最新章节!
  刘永锡现在对于荆州发生的这一幕大戏一无所知,这件事他已经授权给邢夫人全权处理,而且他也没有时间注意这些琐事,现在他的主要精力在出兵溧阳上。
  现在东南的军事形势由于阿济格的出兵为之一变,虽然邢胜平已经在上游组织防线而且得到了王孙蕃与金声两支义师的全力策应,但是在阿济格十几万大军的压力之下,邢胜平组织的这道防线显得异常脆弱,但现在刘永锡只能选择相信邢胜平能顶住阿济格大军的攻势。
  但是梁山防线还面临着南京方面的巨大压力,虽然在金声的帮助之下,邢胜平在南京外围重新组织了一道防线,而且布防的十三个义军、义师营头之中有一半都是从越明军的老部队扩建出来的,战斗力要强于普通义军、义师。
  但是十三个不满编的步兵营不足以对抗多铎、豪格的数万清军精锐,刘永锡又不得不专门往南京外围调去四个步营和马队一营,加上金声承诺的五营援兵才总算让这条防线稳定下来。
  但是如果豪格、多铎倾巢出动从背后袭击邢胜平与太平府守军,那么刘永锡只能第一时间通知邢胜平赶紧撤下来。
  当然也存在着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多铎、豪格的行动与阿济格完全不同步,阿济格还没发动攻势的时候南京清军已经冒然发动攻势,到时候刘永锡会立即发兵北进,两路清军夹击邢胜平的局面会变成南京清军被两路明军同时夹击。
  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在通讯条件落后的古代,这种情况确实经常发生而且犯下的错误指挥官并不清楚自己到底错在什么地方。
  还好现在从南京与其它方面传来的消息都说清军虽然会出兵抄袭邢胜平,但主力仍然留在南京附近,明军在东南战场最好获胜机会就是趁阿济格军抵达之前歼灭清军主力一部,不然阿济格十万大军抵达东南之前形势就会彻底恶化。
  而巨大的压力之下,出兵溧阳就成了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根据战场侦察与各个方面汇总的情报,现在溧阳城内差不多有四五千高杰旧部,虽然这所谓四五千高杰旧部至少有三分之一是最近半年才入伍的新兵,但是高杰旧部就是高杰旧部,在经历了湖州战役的大捷之后,邢夫人与刘永锡在高杰旧部的影响力大得惊人,只要邢夫人往城下一站至少有几百人愿意归附刘永锡。
  如果拿下溧阳城并全歼城中清军,江南的形势又会为之一变,刘永锡麾下会多出四五千名可战之兵,而清军反而会因此损失七八千人,甚至还有借这个机会一举歼灭苏州府的清军。
  明军现在在苏州府占据了主动权,但这种主动权暂时还不能转化为巨大的胜利,但是溧阳城如果牢牢控制在明军的手上,那么苏州府的清军就处于三面甚至四面受敌的处境,即使拿不下苏州府城也能歼灭其大部。
  所以现在明军的重点是溧阳城:“再给李本深写封信,告诉我马上要出动了,让他做好准备!”
  因为刘永锡怜爱滋润而年轻好几岁的邢夫人先是献上一个吻痕才说道:“夫君放心,这次溧阳之役一定能大功告成!”
  伴随着刘永锡一声令下,数万越明军都被动员起来,但是真正投入溧阳战场的却正如多铎、豪格预料的那样,总共只有几千人、
  而对于李本深来说,他担心这次溧阳之役会出现意料之外的变数,所以这些天他一直没睡好。
  虽然多铎、豪格与洪承畴的谋划近于天衣无缝,而且这是他复出的最好机会,但是在梦中他总是会被突如其来的噩梦惊醒,梦中李本深总会梦到城中的汉军与刘永锡里应外合拿下了溧阳城,而且还有人在背后给了他一刀。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他始终想不明白到底在什么地方上出了差池。
  虽然溧阳城有好几千高杰旧部,而且邢夫人对这些高杰旧部的影响力很大,更可气的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惦记着邢夫人的种种好处,但是李成栋、高进库跟刘永锡、邢夫人之间可以说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这两员武将与他们的家丁绝对靠得住,而李本深的几百亲兵也肯定靠得住。
  只要他们不出问题,那些内应就没办法帮助刘永锡攻破溧阳城,但是李本深总觉得会出问题,他想了半天终于说道:“把吴胜兆总兵请过来了!”
  除了几百名八旗军之外,吴胜兆与他麾下的近两千名绿营兵可以说是李本深守住溧阳城的最大凭仗,毕竟八旗军独立成军,与新附军之间交流很少,而吴胜兆的绿营兵就完全不一样了,有他们在那些内应就绝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吴胜兆跟刘永锡也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恨,所以一说到刘永锡,吴胜兆就特别激动:“这刘小贼太可恨了,如果不是刘小贼在扬州暗算我,我现在至少也是个提督甚至是个巡抚才对!”
  李本深觉得吴胜兆说得太夸张了,虽然这次南征吴胜兆出了大力平定了不少义军,但是他是顺治元年入关后在北直隶降清的“新人”,跟那些辽东旧人没法相提并论,能升到提督之职已经是极限了,而且他自视甚高一直不把那些辽东旧人放在眼里,有那些辽东旧人作梗他连提督都升不上去。
  只是吴胜兆这一说,李本深总算是放心不少:“吴总镇也不用过于自责,当初我就是在扬州归附王师,当时就听说吴总兵与刘小贼的伏兵几乎战得难解难分,之所以失利完全是刘贼兵马太多!”
  这是吴胜兆一大恨事,他愤愤不平地说道:“没错,就是因为临淮镇用至少一万人来对付我两千人,我才不得不退下去,但今天就不一样了,咱们用十路伏兵来对付刘贼,不管刘贼派来多少兵马都是死路一条!”
  李本深却仍然是十分紧张:“但就怕溧阳城里有金华贼的内应,说起来这都是邢氏太不要脸了,刘小贼可比她小了差不多十岁,她居然也能嫁过去,如果兴平伯知道这件事肯定会死不瞑目!”
  吴胜兆当即说道:“李大帅您放心好了,有我在内应成不了气候,不管有什么动静,这两千将士第一时间就杀过去平定,就算我们解决不了,还有八旗老爷在后面坐镇,溧阳城绝对万无一失!”
  有了吴胜兆的承诺,李本深终于放心了,他觉得自己能睡一个好觉了。
  虽然在临淮镇时期就建立起两营马队,但是长期以来越明军马队数量有限战斗力也有限,始终不能与清军马队正面交锋,更不要说挑战清军中最精锐的八旗马队,即使是收编了高杰余部后也是如此,但是在杭嘉湖会战后这种情况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
  在杭州战役与湖州战役中多铎的清军马队遭受到了近于毁灭性的打击,即使侥幸逃出的清军马队也在行动中丢失了大部分战马,而明军马队却是一口气缴获了上万匹战马、驮马与骡驴一下子变得神气起来,所以这次明军才能不惜血本投入了数百骑马队充当斥侯。
  不仅是溧阳、宜兴附近,就连南京附近都有渗透进来的明军马队,但马队只是明军的前哨,紧随其后的至少数千越明军主力也突破了清军防线同时向北向东进攻,各路清军都在向南京告急。
  但是对于清军来说最重要的信息就是在明军的马队中他们看到了“越王”、“天下兵马大元帅”的旗号,而且不同渠道的情报也表明这次又越王刘永锡率军亲征。
  “确实来了!”多铎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刘永锡身边大约有三百马队,除此之外他身边还有大约十来营马步队!”
  对于清军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大鱼,虽然明军动员的规模远远小于湖州之役、杭州之役,根据多铎的估计到目前为止明军动员的总兵力只有万余人,仍然有数万明军按兵不动。
  但对于清军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好消息,而且最重要的目标越王刘永锡既然已经出现,那就要用泰山压顶之势解决这个最可怕的敌人。
  只是肃亲王豪格却觉得多铎这完全是大惊小怪,大清国什么大场面没见到,为了区区一个刘永锡把整个东南的兵力都动员起来不但要被京师那些人耻笑,甚至还要被后人说笑,但是他也很好奇在这样的天罗地网之下刘永锡到底怎么会垂死挣扎。
  但不管刘永锡怎么折腾,他已经是死路一条。
  而此刻的阿济格也觉得邢胜平是死路一条:“三万人?就算他真有三万人也照样是死无葬身之地,谁叫本王此次东进有十五万大军!”
  一说到十五万大军阿济格就觉得特别神气,在大清朝的历史也只有山海关之战才在一个战场上投入了十五万大军,但那是大清举国动员的结果。
  现在只要解决眼前的邢胜平,不但多铎与豪格要向自己低头,就连京师的那些贵人也照样得老老实实地听从自己的安排,他阿济格才是摄政王这个职位的最佳人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