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戈横扫青州境义士出面护平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着密密麻麻的敌军,卫歆也是眉头一皱。徐盖这次至少动用三万多人来攻城,而卫歆他们与后方已经切断联系有五六天之久。
  面对如潮水一般的敌军,卫歆也是尽可能的严防死守。即便如此依旧会有漏网之鱼登上城墙。
  现如今局势已经变得十分紧张,所有人的心都吊在嗓子眼。不过今天的攻城不同于往日,士兵们之间好像还有用山西话的。
  原来公输浩带着并州军亲自南下,帮助徐盖进攻青州。
  有了援军之后徐盖反倒是有些畏手畏脚,公输浩无论是论地位还是论指挥才能都在他之上,更何况并州军现在是占据总兵力的七成。
  公输浩似乎看出徐盖的想法,他说道:“徐将军的才能我是了解的,放手去指挥吧,要是并州军有人不听从指挥,我替将军正法。”
  徐盖领命总领大军,此时卫歆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这次强攻可是“蓄谋已久”,卢县隐约有些守不住的意思,手下人劝说卫歆后撤,卫歆听后带领主力后撤。
  主力部队后撤,卢县果不其然被徐盖拿下。卫歆并不想就这么轻易地让出卢县。等徐盖率军入城后发现城内空空如野,百姓跑到山林里躲避战乱,残余的粮食也被卫歆撤退时一并带走,粮仓都烧了。
  兵器库里的战车被摧毁,兵戈也被尽可能带走,留下的大多可能都是爷爷们用过的“破烂”……这是手下来报,卫歆撤退时把麦田一把火给烧了,一点粮食都没有留下。
  卫歆此举气的徐盖帐下的那些将军们破口大骂,但他们拿卫歆一点办法都没有。卫歆得意洋洋的向后撤退,丝毫没意识到危险。
  当部队撤退到王家庄时,卫歆越发觉得不太对劲这一路上居然连一个侦查用的岗哨都没有,难不成后面已经被敌人埋伏了?
  还没等卫歆想明白,手下来报斥候侦查时抓到冀州军的斥候。经过审讯那斥候交代,卫歆他们已经落入全套,卫歆距续后撤那肯定会落入他们早就设好的包围圈中。
  卫歆惊的满头大汗,连忙调集部队想东平陵撤退。
  徐盖发现卫歆逃出时已经为时已晚,不过也没有关系,此时穿插部队已经拿下历城与祝阿,通往青州的大门已经被踹开。
  冀州军兵分两路,一路前去进攻台县,一路追击东平陵。此时后方传来消息,青州近被围困的两万七千主力全部投降。
  台县县令主动联系马伯景,他们二人原本是同学。台县县令主动归降,但马伯景必须许诺他亲自前来接收台县,并且不许部队劫掠。
  马伯景欣然答应,随后台县投降。失去台县东平陵也没有防收的意义,卫歆距续带着部队后撤。此时在卫歆面前是两条道路。
  他的家室现在被安置在临济,而他最后的兵力与淄重在临淄,二者只能选其一,回到家中可能会全军覆没,但退到临淄还有可能换回自己的家室……卫歆已经下定决心。
  徐盖大军休息了三天之后就距续追击,公输浩已经厌倦这种追击战,他主动提出带领部队距续向北进攻乐安郡的临济。
  此时徐盖已经派出手下大将朱肇峰出征临济,便劝说公输浩随大军距续进攻临淄城。公输浩却只是问了一句:“青州是谁的青州?”
  这种问题街上是小孩都会,但作为东征主将的徐盖却说不出来。公输浩与徐盖心中都明白对方的意思,他们的同盟关系也逐渐破裂。
  公输浩不会强求徐盖回答,这不是他的风格,他既然已经承诺会帮助“朝廷”拿下青州,他肯定不会中途撤退,但他个人不想呆在这。
  徐盖带领诸位将领亲自送走眼前这位王爷,公输浩想说青州是朝廷的青州,但现在青州是公输表的青州,徐盖只个动手的人而已。
  等到公输浩来到临济城时,这座城市已经即将破城,城门被大炮轰开,士兵冲入城中烧杀抢掠,这时朱有人找到肇峰高密。
  朱肇峰用十两银子换到卫歆妻子公输氏与其子躲的地方,他带着部队亲自前往那户商人家搜。
  商人苦苦哀求却被朱肇峰一脚踹开,公输氏此时却带着儿子主动站了出来。朱肇峰笑着道:“把家室扔给我们照顾,卫将军好心机啊。”
  公输氏哼了一声道:“还是狗鼻子灵敏,找人就是方便。”,朱肇峰不恼,抬起头好好打量一番眼前的公输氏,他说道:“都成俘虏了,还不丟气势不愧是长沙王的好妹妹。”
  “儿子,你知道什么叫做嘤嘤狂吠吗?。”,小孩子扭头看向母亲紧张的摇了摇头,公输氏道:“你听那些叔叔说的话,那就是嘤嘤狂吠。”
  儿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对面的人表情有些僵硬。公输氏的气势丝毫不输给对面的朱肇峰。
  朱肇峰手握在刀柄上道:“你们不怕我们杀了你吗?”,公输氏只是摇了摇头道:“量你也不敢。”
  气氛一时间剑拔弩张,不过公输氏丝毫不惧,她反倒是把儿子护在身后。朱肇峰眼神杀意渐起,“你们在做什。”,朱肇峰扭头看去居然是公输浩站在他的身后。
  公输氏脱口而出:“堂妹,最近可好?”,公输氏看朱肇峰道:“只要朱将军管好剑,就好。”,朱肇峰此时已经满头大汗,这可不妙。
  身后都是并州的士兵,公输浩现在也是东征的主力,这可不是他能的罪的。公输浩一只手搭在朱肇峰的肩膀上,低声道:“怎么,你想杀公输家的人?”
  朱肇峰苦笑道:“我只是在说笑而已,卫夫人多虑了。”,公输浩只是哦了一声,他抽回手对着朱肇峰道:“你收下人抢劫了不少富户,我来告诉你一声,顺便接走我堂妹。”
  “好好,我一定严肃军纪,大人您慢走。”,公输氏与卫歆的儿子跟着公输浩离开这个富商的家,手下人靠近问道:“将军,您说这户……”
  那富商表情刚舒缓,又瞬间石化。朱肇峰一拳砸在手下的头上,他怒斥道:“你不要命了,不怕太原王一句话能死你你就抢。”
  说罢朱肇峰扭头就朝外走去,他啐了一口道:“真晦气。”,手下人虽然有些不甘,但还是乖乖退了出去,不过徐盖那边就没这么好。
  围攻持续了许久,徐盖那边粮食首先吃不住,徐盖担心军粮出现问题,此时撤军那就功亏一篑,拿老婆孩子威胁是不可能了,人都被公输浩带走保护起来了。
  再这么拖下去,恐怕真就是卫歆苟到胜利。其实微信这边也是吃紧,但他赌公输表不可能拿出足够的粮食进行两线作战。
  眼看胜利在望,可徐盖军中似乎又补充了大量粮食,士兵吃上了肉州和肉干。卫歆画的大饼已经无法让众人信服,叛变种子已经种下只需要一点水就会生根发芽。
  卫歆亲兵与普通士兵争夺粮食,这件事情成为矛盾爆发的导火索,愤怒的士兵发生兵变,卫歆还在营帐内休息,哪怕有人冲入他的帐内依旧是纹丝不动。
  愤怒的士兵在床上砍死了他,血低落在地上染红这片土地……
  亲兵此时才刚开始进行反击,叛军根本无法与全副武装的亲兵对抗,亲兵抓住叛变的士兵,若是不供出砍死卫歆的人,他们没过一刻就杀十个人。
  第二天一早,城门上挂着十来颗人头,城门大开亲兵们主动向徐盖献城投降,随后青州逐渐沦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