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你不让出,我打到你爬出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最快更新巅峰战神最新章节!
  “我?滚出蓬莱殿?”
  “哈哈哈……”
  宁东一瞬间大笑了起来。
  他向后靠了靠身子,顺势翘起了二郎腿。
  “陆缺,你怕是疯了!”
  “为了一个区区秦楚歌,你要跟我翻脸?”
  “国师他老人家若是知道这件事,你第一战将的身份还能保住吗?”
  “我看你是被南文海灌了迷魂汤,要跟他一起造反吧!”
  宁东一猛地拍了一把桌子。
  陆缺没说话,因为此时秦楚歌在南文海等人的簇拥下走进了大殿。
  “宁东一,你为何阻拦秦楚歌入殿?”
  南文海冲在最前面,快步来到桌前,指着宁东一的鼻子喝问道。
  诸位大佬冲到门口,秦楚歌根本不需要多言,南文海等人向护卫一打听就知道怎么回事。
  而且,就算护卫不说,南文海等人也差不多猜到了。
  宁东一跟秦楚歌赶到蓬莱殿的时间很接近,也就他有这个胆量,敢无视陆缺对秦楚歌的邀请阻拦他入殿。
  “宁相,秦楚歌在武道盛会表现优越,我等让他过来简单聊一下,此议还是陆统领主动提出。”
  “你这么做,未免有些过分了!”
  流天逸都对宁东一表示了不满。
  一码归一码!
  在场的大佬中虽然有好几个都是为国师府效力,但各自也有私心。
  谁不想揽下一个修炼奇才增强己方宗门实力,那样的话在国师面前他们的腰杆就挺直了。
  退一步讲,南斗轩跟国师府的明争暗斗进行了这么多年,保不齐哪天国师府被南斗轩踩在脚下。
  流天逸等人若是手握一些修炼妖孽、年轻天骄,至少还能为自己留一条退路。
  权力场的争斗,暗藏玄机,又存在风云突变的情况。
  无论是哪一座宗门,其实都藏着统治南斗国的觊觎之心。
  而最终他们要实现这一步,那就是尽可能的收拢人才。
  如秦楚歌这种,百年不遇的修炼奇才,谁见了谁不喜欢?
  结果到了宁东一这里,你踏马不但不好生待着,还要把秦楚歌留在门外,甚至处处针对他。
  这绝对引起了九座浮岛宗门大佬的众怒!
  不说别的,从陆缺对宁东一的态度就足矣说明一切。
  “过分?”
  然而,面对流天逸的指责,宁东一不但没有半分悔过之意,反而不屑一顾。
  他道:“莫说是一个秦楚歌,你流天逸在我面前照样没面子可讲!”
  “他秦楚歌一个来自下荒州的修士,有何资格坐在蓬莱大殿跟我一张桌子吃饭?”
  “我宁东一为国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只敬重国师,至于其他人,我不需要敬重!”
  宁东一翘着二郎腿,一副颐指气使的嚣张气焰。
  “你……简直太狂妄了!”
  “武道盛会上你就私下做手脚,当我们看不出来吗?”
  “此事我定会向国师如实禀报,你无端坏了武道盛会的规矩,国师老人家绝不会轻饶你!”
  流天逸怒斥道。
  大殿内的留影石不是摆设,在场的诸位大佬又不是瞎子。
  宁东一让手下在抽签盒理做手脚,用激将的手段给秦楚歌指派辛组对手山海盟。
  这一幕早被流天逸等人记在心里。
  本来要是宁东一不再继续为难秦楚歌也就算了,何况陆缺也说了,宁东一此举可以当做对秦楚歌的磨练。
  哪曾想,宁东一不但没有丁点悔过之意,反而是愈发的嚣张。
  是可忍孰不可忍!
  流天逸等人必须要跟宁东一掰扯掰扯了。
  “破坏武道盛会的规矩?”
  “无稽之谈!”
  宁东一矢口否定道:“我宁东一行事光明磊落,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让手下在抽签盒里做了手脚?”
  “我那名手下多日来为武道盛会辛苦忙碌,上午武道盛会结束后就因身体不适请假休息去了。”
  “我为武道盛会倾尽全力,为国师分担忧愁,国师嘉奖我还来不及,岂会轻易降罪于我?”
  “至于你们,能有机会在蓬莱殿观看武道盛会,全都要感谢我的付出!”
  “现在倒好,不但不感谢我,还要禀告国师治我的罪?”
  “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们都被南文海给收买了,我看你们是要集体反抗国师吧!”
  宁东一倒打一耙,直接给流天逸等人扣了一顶造反的帽子!
  “你你你……”
  论口才,流天逸这些人都是武夫出身,完全说不过宁东一,只能气的干跺脚。
  这货早有准备,在抽签盒做手脚的手下怎么可能是请假休息?
  他绝对是被宁东一私下给灭口了,这狗贼把证据直接毁掉了,死无对证!
  “踏马的,冤枉我们反抗国师?”
  “老子弄死你!”
  有人受不住这口恶气,撸起袖子就要冲上去暴打宁东一。
  “够了!”
  陆缺一个眼神丢过去,喝住了此人。
  “秦楚歌,你过来坐!”
  陆缺指了指秦楚歌,而后他又指了指宁东一,道:“我的话不想说第二遍,尽快离开这里。”
  “我请的客人要坐在你的位置上,你不让出,我打到你爬出去!”
  陆缺霸气侧漏,一席话狠狠的甩在宁东一脸上。
  你不让出,我打到你爬出去!
  试问整个南斗国,谁人敢这么跟宁东一说话?
  唯有陆缺一人!
  “我最后问你一遍,姓陆的,你真的要为了他跟我翻脸?”
  宁东一的脸色紫成了茄色,咬牙切齿的质问陆缺。
  “三个理由让你死心!”
  “第一,秦楚歌释放的神文气息,跟南斗国第一神念师霍东方有异曲同工之妙。”
  “第二,司马柱良的追影军团在猿山失手,三十几人无一人生还。秦楚歌去过猿山,我找他过来问个清楚。”
  “第三,秦楚歌是三小姐南希的救命恩人!”
  “现在,滚!”
  陆缺说完,手指蓬莱殿大门口。
  宁东一:“……”
  这三个理由,一个比一个爆炸,彻底锤傻了宁东一。
  南斗国第一神念师霍东方,那是整个南斗国奉为神明的存在。
  霍东方是青衣大帝左膀右臂的存在,秦楚歌释放的神文气息跟他很像,这是不是意味着霍东方还活着?
  还有追影军团失手的事情,这是国师府的大事,陆缺找秦楚歌问个清楚,那就是在为国师府办事。
  至于最后一个理由,秦楚歌上午的时候在抽签台跟宁东一说过,当时他还不怎么相信。
  而现在,从陆缺嘴里说出来,宁东一坚信不疑了。
  “你在为国师府办事,为何要我回避?”
  “我大可留在这里与你一起审问秦楚歌,你没必要跟我翻脸,甚至赶我走!”
  宁东一思考半晌,冷声询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