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诸侯舰队凉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北的十路诸侯们,虽然不敢挥五十万大军渡江南下,去打小昏侯重兵驻扎,防御力恐怖你好的丹阳城。但要是在附近的大江上开战,他们还是信心十足的。
  楚王、胶东、胶西王、庐江王等诸侯的地盘,本就沿海和沿河一带,一直训练有精锐的水军,几大诸侯们拼凑起来,实力也不可小觑。
  很快,三百艘大型战船和几百艘中小型战船,从水寨内蜂拥而出,朝那五十艘朝廷战舰扑去。
  庐江王项赐亲自坐镇战船,指挥水战。
  他以前在巢湖训练水军,颇为精通水战,自然是指挥江面战斗的最佳人选。
  “快,追上去,别让他们跑了!”
  庐江王项赐站在船台上,神情兴奋,眼睛都红了,朝着手下水兵将领们大喊着。
  他的舰队,足足是对面的六七倍之多,这是必胜的战局。
  这是江北十路诸侯联军集结以来的第一战,他要拿下头功,成为众诸侯王之中的翘楚。
  以后灭了大楚皇朝,论功占有封地,他也能排在前面。
  十路诸侯联军的战船从水寨内蜂拥而出,顺流而下,很快接近了那五十艘朝廷战船,距离约三里左右。
  ...
  “距离拉近到一里!”
  “准备动手了!”
  楚天秀估测了一下距离,放下望远镜,朝水军大将周橹,微微点了点头。
  周橹立刻吹响了作战号角。
  五十艘朝廷大型战船开始减缓速度,让后方的联军战船慢慢接近,进入到12里之间的距离。
  这个距离诸侯战船的弓箭手根本无法射箭,火油箭矢沾不到边。
  朝廷大型战船的甲板上,一门青铜主炮、一两门副炮、十副小钢炮开始调转角度,瞄准后方追来的战船。
  “快,快追上去!用钩镰钩住他们的船,把他们战船全部夺过来!”
  “全体弓箭手准备,箭矢点燃火油!敌军若是顽抗到底,直接把战船烧了!”
  后方的诸侯舰队顿时更加兴奋,拼命加速追赶。
  双方舰队在大江里的行进速度其实是差不多的,若是朝廷舰队不减速的话,他们想要追上也很困难。
  “准备!”
  “开炮——!”
  周橹大吼一声。
  传令兵立刻挥舞令旗。
  这一刹那之间,五十艘朝廷战船陆陆续续开始开炮。
  “轰!”
  “轰隆隆!”
  十枚大炮丸、五十枚中炮丸、五百枚小炮丸呼啸着从炮管内喷射而出,朝诸侯联军的战船覆盖而去。
  诸侯众船只根本无法躲避,迎面遭到炮轰。
  大江江面,火光冲天,炮声轰隆。
  无数的水花飞溅。
  诸侯战船,遭到密集的火炮轰击,夹板被打碎,楼阁粉碎,木屑飞溅,士卒们惨叫着坠入大江之中。
  仅一轮炮轰,诸侯十艘大型战船的船身被炮丸给打穿,江水倒灌,摇摇晃晃,往江中沉去。多达数十艘大小战船,被打的惨不忍睹,一片狼藉,死伤难计。
  楚天秀手里拿着望远镜,观望着一二里外的诸侯舰队,观看诸侯舰队如何变化阵型。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炮击的战果不错。
  ...
  诸侯联军舰队,直接就被打蒙了。
  这是火炮?
  火炮不是只能在陆地上,用马车移动吗?为何会出现在战船上?
  小昏侯的大炮,居然能搬到船上开火?
  “这...这怎么可能?”
  庐江王项赐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望着对面五十艘完好无损的朝廷战船。
  他的舰队还没有靠近到朝廷战船一二里,连敌人的边都还没沾到。就遭到了迎头打击,损失了近三四十艘之多,几近一成战船。
  他打了一辈子水战,从未遇见过这种可怕的情况。
  这样的情况如果再发生三四次,恐怕诸侯舰队都要士气瓦解,完全崩溃了。
  “快停下,和敌军拉开距离来!”
  庐江王项赐急忙大声吼道。
  诸侯舰队太密集了。
  先和敌方舰队拉开距离,然后把兵力分成三四股,从左右中三路夹击,尽可能避免被敌方舰队的火炮集中攻击。
  诸侯舰队的士兵们纷纷划船,拼命给战船减速。
  可是,顺江而下,舰队又岂是那么容易可以停下?!
  诸侯舰队开始减速。
  朝廷舰队也在减速。
  两军舰队的距离并未被拉开。依然是相隔一二里左右,在火炮的最佳射程之内。
  “轰隆隆!”
  却见,五十艘朝廷舰队喷出无数火光,又是一轮火炮从天而降。
  诸侯舰队再次遭到数百枚铁弹丸的猛烈打击。
  又是几十艘大小战船被击穿,鼓鼓的江水疯狂的涌了进来,水军士兵们堵不住巨大的破洞,只能跳船而逃,拼命游向其他船只。
  终于。
  诸侯庞大的舰队缓缓停了下来,几百艘战船,往上游划去,试图和朝廷舰队拉开距离,以重整旗鼓。
  可是朝廷舰队那五十艘炮船也停了下来,在十里大江的江面上一字排开,开始撵在他们的屁股后面,保持着一二里的距离,拼命进行追击。
  一边追击,一边开炮。
  每一里江面五艘大型炮船,间隔二百步一艘炮船,交叉覆盖,完全无死角。
  朝廷舰队掌握着绝对的优势,也不着急,一点一点吃掉诸侯舰队的兵力。
  诸侯舰队想要从大江的侧面,绕到他们后面去,完全没有这个可能。
  ...
  整个上午。
  大江江面,炮声轰隆,一刻也没有停息。
  在乌江大营的众诸侯们,楚王项戊,赵王项遂、济南王项辟光等等,在岸上观战,一个个都惊呆了。
  他们眼睁睁看着诸侯舰队几百艘战船一涌而出疯狂追击,胜券在握。
  然后又看着诸侯舰队遭到迎头痛击,战船在大江,一艘一艘沉没。
  几个时辰下来,诸侯舰队们已经完全丧失了士气,只是疯狂逃往水寨,想要上岸求生。
  江面上死路一条,只有逃上岸,才能活下来。
  诸侯们所谓的水寨,其实是一个大型的泊湾,用来停泊几百艘大型战船和众多小船。
  岸上有许多箭塔。
  但是这种水寨自身并没有什么远程防御力,只能靠战船出击,在水面上击败来袭的敌人。
  庐江王项赐面色苍白,匆匆跳下战船,在众护卫的护送之下,脚步踉跄逃回五里之外的乌江大营,整个人都脱虚了。
  五十艘朝廷战船,把诸侯舰队的几百艘战船,完全驱赶回水寨,然后围堵着水寨,在一二里之外进行炮轰。
  诸侯船上的士卒们纷纷逃离船只。
  他们在江岸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船,被大炮疯狂炮轰,甲板洞穿,轰成粉碎,沉没在水寨之中。
  诸侯水军舰队!
  凉了!
  “小昏侯,欺我太甚!”
  庐江王项赐回头望着硝烟弥漫的水寨,几百艘大型战船被轰毁,两眼犯昏,“哇”的一声,喷出一口乌血,气昏了过去。
  “不对呀!不对,小昏侯的《三国演义》,本王研究的非常透彻!明明只写了草船借箭、火烧连船!这,把火炮搬上战船...这是什么打法?”
  楚王项戊都懵了。
  (

章节目录